財團法人中華民國婦聯聽覺健康社會福利基金會

  /  聽健快訊   /  影音   /  《月光》被遮蔽了……當貝多芬開始失去聽覺

《月光》被遮蔽了……當貝多芬開始失去聽覺

據說,貝多芬寫《月光》時,正是他開始意識到自己在漸漸失去聽力。

不曉得貝多芬面對失去聽覺的心境如何?

但想想,當一個人漸漸老化、慢慢地聽不清楚,甚至聽不到兒孫的呼喚、鄰居的問候,生活空間愈來愈寂靜的時候,心裡會不會有一絲恐懼?

聽覺損傷不分年齡

你我都有可能因為噪音、生病、老化等因素,漸漸變得聽不清楚了。政府全面實施新生兒聽力篩檢後,先天聽損的孩子,出生就能得到醫療、早療的幫助,我們所服務的聽損孩子,也有超過97%能進入一般幼兒園、順利轉銜到小學。但想一想,在與家中的父母長輩說話時,你會不會不自覺地提高音量?或是要對他們重複說個兩三次?當我們知道父母的聽力退化了、聽不清楚了,我們會不會想要尋求醫療或復健的協助?

影片中的背景音樂,熟悉嗎?

好像聽過,但聽起來悶悶的、怪怪的,節奏鈍鈍的。

是的,聽損長者們還能聽到的《月光》,就是這樣徐緩到遲滯的曲調,或更甚者,他們只能看到畫面上的文字,然後和貝多芬一樣,靠記憶捕捉音符。

聽損長者對於聽覺健康服務的需求,和新生聽損寶寶是一樣的;聽損寶寶有未來光明的人生路要走,聽損長者也要有質感地享受人生時光。近幾年來,接受我們服務的聽損長者日益增多,我們也針對聽損長者研發聽力學管理與聽覺復健課程。看到長者們在接受我們的服務後,漸漸找回與人溝通的自信與樂趣,我們知道,為聽損長者找到走出孤寂的路,是我們的責任。

從「聽障基金會」到「聽覺健康基金會」

去年,我們的名字從「聽障基金會」改成「聽覺健康基金會」,除了正面表述聽覺損傷服務的概念,實質的意涵,是積極促進聽損服務的進化,不只讓聽力損失的孩子和朋友們能聽能說,他們更需要的,是願意主動聆聽且正確解讀別人話語的意義,並能適當地表達自己的意思,達到良好的雙向溝通,這樣,他們才能真正融入人群,走進社會。

多花點心思,關懷身邊漸漸失去聽力的長者,讓《月光》不再被遮蔽,你我都能做到。

向上滑動